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时间的真相(1 / 2)

钟楼顶层的窗户是关着的,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极为浓郁的机械润滑油的臭味,被煤油灯照亮的地板上,则存放着钟楼机械的备用零件以及维修部件。

在靠西侧的墙壁上,还挂着一幅完整的维修操作手册,那些黑色的线条勾勒出了简单的图画,尽可能详细的描述出维修操作的细节。

“对于环术士来说,知识和力量,其实是相同的。”

医生还在继续说话,但此时已经弯腰将手提箱放在了地面上,小心的打开后,露出了夏德为此准备的昂贵的仪式材料。

“你可真是舍得花钱,就算你能买到便宜的走私货,这些材料也不会低于四位数的金镑。”

医生感叹一声,就和夏德布置了起来。

“是的,对环术士来说,知识与力量几乎可以画上等号。”

夏德一边赞同,一边将自己拎着的那只手提箱,极为小心的放在墙边,因为里面存放着的是危险物品。

他们一起蹲在地板上,用蓝色的粉笔勾勒仪式基阵的线条,施耐德医生空手画圆的水平可比夏德高明的多。而这个仪式的基阵,大致是复杂嵌套着的钟表表盘形状。

“沉迷于力量者会迷失,沉迷于知识者也会迷失。我听过一句话,对于智者来说,智慧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。”

医生说道,夏德也笑着补充:

“我也听过一句话,知识,是无知的海洋上的诱饵。”

他放下粉笔,将时钟石石心磨成的粉末,混合在双头红眼魔狼的心脏榨取液中。确认颜色变成仪式记载中所说的蓝色以后,用灰夜兔尾巴毛的小刷子蘸了一下,然后沿着医生画出的粉笔印记刷了上去。

蓝色的液体混合蓝色的粉笔印记,居然形成了灰色的痕迹。

“但求知的欲望,也是人类进步的最根本动力。”

医生还在向夏德传授着人生经验,在他看来,刚成为环术士半年,而且年龄在小组内也最小的夏德,还远称不上是成熟:

“我的年龄比你大,算是亲眼看到最近三十多年,世界在蒸汽革命的浪潮中是如何变化的,所以我更能体会到知识与智慧的重要。很可惜,知识与智慧是死的,而人是活的。”

他哼笑了一声:

“对你来说,来金斯·普利夏可能是遇到的第一位求知的疯子。但对我来说,像来金斯·普利夏这样的事情,可是见的多了。环术士的失控,如果与遗物的影响无关,大多数都是因为无法掌控自己心底的欲望。”

夏德点点头,站起身矫正仪式基阵的位置:

“那么医生,你认为知识到底是什么,智慧又是什么?”

“我今晚只是帮你进行仪式的,怎么问起了这么哲学的话题?”

医生站起身,仪式基阵简单的布置完,将象征物放到空缺的圆环中,差不多就可以进行这个夏德期待许久的“时间感知”增强仪式了。

夏德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是第一个进行这个仪式的人,因此也不知道历史上的人们,是否为升华后的奇术“时间感知”赋予全新的名字。

两人将箱子里夏德租来的五只古董怀表取出来,分别将时间调整到一点零三分、五点十七分、十一点整、十五点二十一分、二十三点四十分——怀表依然是十二小时制,但表盘侧面有上下的箭头指示是上午还是下午。暂停怀表时间,随后又拿出了八只大小一致的银质沙漏,这是纯银的古董,是夏德从嘉琳娜小姐的庄园借出来的。

蜡烛被点燃,辅助增强感知的魔药被夏德饮下,作为仪式辅助物品的【青春不老叶】被夏德含在嘴巴里,而最重要的物品,那只墙边的手提箱,也被夏德异常小心的打开了。

“不过,如果真要说知识和智慧是什么。”

医生已经退出了仪式场地,背靠着栅栏看着夏德打开了手提箱。月光从窗口照进钟楼顶层,照亮了仪式场地和夏德的侧脸,而医生则完全站在黑暗中。他的背后,大小不一的巨大的齿轮带动着链条旋转,进而带动墙壁外侧的钟楼表盘指针转动。

“知识,是获得力量的工具;智慧,是使用力量的方式。知识和智慧,是帮我通过考试的方法。”

“这种答桉,还真是务实。”

夏德笑了一下,因为嘴巴里含着叶子,因此声音有些含湖。

他看着手提箱中的方形石块,石块表面,由奥古斯教士亲手刻画了正神【黎明先生】的圣徽以及祷告词,并且这块石头,是教士从教堂主礼堂挖出的地砖。

石块表面钉着黄铜色的锁扣,打开锁扣以后,石块的上半部分被取下来,能看到镶嵌在其中的艺术品古董沙漏。

三根琉璃细柱,围绕着玻璃沙漏的主体,玻璃内的细沙呈现出闪光的银色,就仿佛星辰被禁锢在其中。琉璃细柱中空,填充着星星点点金色的细沙,而沙漏的上下两个圆顶,则是手感异常润滑的不知名银绿色石头材质。

石头圆顶被打磨的异常光滑,分别有着钟表盘以及巨树的图桉。

整个沙漏差不多是两只手掌的大小,被夏德抓住侧面的细柱提起来以后,细碎的流光围绕着三根琉璃细柱环绕飞舞,进而缠绕到了夏德的手上。他此时有种莫名的感觉,仿佛自己提起的不是沙漏,而是一条长河。

飞舞的流光如同舞动着的小精灵,在夏德眼中构成了古代精灵铭文,其含义大概是:

最新小说: HP似曾相识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我真不是乱选的 预判之王 贝姐有毒 在霍格沃茨抽卡的日子 成神后,我成了玩家口中的狗策划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全民领主:我的爆率百分百 非酋变欧之路